代表:长江学者等名称使学术界变名利场 应撤消
ʱ䣺 2021-02-24

义务编纂:张义凌

  名目繁多的学者称号的背地是每年层层叠叠的学者称号评比运动。评比学者称号底本是为了提拔高档次学术带头人。因为目前学科评估、国家试验室评估有关人才团队评估系统是以领有学者称号的人数多少为量化指标,学者称号堪称是举足轻重。不少高校为了晋升人才评估指标,不惜用百万年薪挖走兄弟院校“长江学者”或“国家杰青”,造成学校之间交恶之事时有产生。对青年学者个人而言,学者称号不仅仅是声誉名誉,更是获取科研资源、高薪酬和行政职位的筹码。有不这些称号关涉到是否取得学术职位、失掉国度重点项目跟基金赞助,事关学术前途,青年学者岂敢漫不经心。青年学者们在名称、名目林破中忙于申请、报批,如何可能心无旁骛,专于学术研究工作。学术研讨须有宽松的学术环境,人为设置种种名利学术称号,引诱学者趋之若鹜,其内涵就是学术大跃进。长此以往,学者称号越来越多,而学术空间却越来越逼仄,青年学者的人格、特征和矛头也越来越萎缩。在这种气氛中,那些当真教书、埋头做学识的没有任何称号头衔的青年学者没有发展空间和宽松的学术环境,则会诱导青年学者热衷于争抢学者称号,使学术界变成了名利场,切实令人担心。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台湾籍全国人大代表、同济大学教学张雄向十三届全国人大次会议提交了对于撤消长江学者之类学者称号评比的提议。

  张雄代表建议教育部终止“长江学者”之类学者称号评选活动。

  原题目:同济大学传授张雄:长江学者等称号使学术界变名利场,应取消

   ,44996.com;   点击进入专题

  建议以为,名目繁多的学者称号已失去其学术咀嚼,更诱导学术界成了名利场。

  倡议写道,自1998年教导部与香港李嘉诚基金会“为进步中国高等学校学术位置,振兴中国高级教育”,独特筹资设立“长江学者”嘉奖打算以来,各地各方各种学者头衔呈“出现”之态,计有黄河学者、珠江学者、闽江学者,枝江学者、紫江学者、香江学者、湘江学者、赣江学者、钱江学者、皖江学者、三峡学者、龙江学者、松江学者、两江学者;以山命名的有泰山学者、黄山学者、西岳学者、衡山学者、恒山学者、嵩山学者、天山学者、珠峰学者、昆仑学者、井冈山学者;没著名山大河的就以地区命名:绿洲学者、燕赵学者、楚天学者、天府学者、三秦学者、三晋学者、黔灵学者、八桂学者、北洋学者、齐鲁学者、中原学者、东方学者、琼州学者等等。不完整统计达50种之多。